<kbd id='lathutinh'></kbd><address id='lathutinh'><style id='lathutinh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lathutinh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<kbd id='lathutinh'></kbd><address id='lathutinh'><style id='lathutinh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lathutinh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http://www.lindynet.com/
                  首頁 >> 新聞中心 >> 行業資訊

                  劉曉凱:實體書店高質量發展的方向與策略

      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19-8-16
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
                  來源: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
                  閱讀量:537

                  01  實體書店發展的現實方位

                  經過黨的十八大以來的扶持引領和探索實踐,我國書刊發行業呈現出轉型升級、穩步提升的良好態勢,面臨的政策環境大爲改善,市場主體加快壯大,市場活力得以激發,新興業態層出不窮,適應新形勢新要求的行業治理體系、市場運行體制和企業經營機制不斷完善,出版發行主陣地、主力軍的作用越來越突出。主要表現在5個方面:

                  一是總體規模緩步趨增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18年,全國出版物銷售額達到3744億元,較上年同比增長1.1%;其中,出版物零售額達到1580億元,網絡銷售額597億元。全國共有出版物發行單位12.1萬家,同比增長3.5%;從業人員123.7萬人,同比增長7%;資産總額達到10597億元,同比增長6.9%;營業收入7935億元,與上年基本持平;利潤總額283億元,同比略有下降。相比而言,增速看似在放緩,但在實體經濟不確定不穩定因素增多的形勢下,實體書店幾年來仍保持了緩升態勢,體現出我們行業內在的潛力與韌性。

                  二是基礎設施逐步完善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截至2018年底,全國共有各類出版物發行網點23.5萬個,比上年底增長4.5%;其中,鄉鎮以下出版物發行網點6.2萬個,比上年底大幅增長32.1%,政府的倡導引領作用正在顯現。全國1萬平方米以上的大型出版物倉儲物流中心117個;1000平方米以上的大中型實體書店934家,其中,5000平方米以上的大型書城134家。硬件設施支撐行業搶抓機遇、轉型升級、高質量發展的長效性、基礎性能力顯著提升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三是市場主體不斷壯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今年5月發布的第十一屆“全國文化企業30強”中,出版發行企業占到了13家。2017年,境內上市出版發行企業21家,總營收突破千億元,總利潤突破百億元;其中,獨立上市或隨出版集團上市的發行版塊企業16家,在整個上市企業營收、利潤當中占據了較大比重。全國已組建的28家發行集團,2018年出版物銷售額達到1101億元,擁有連鎖門店13631個,“國家隊”作用明顯發揮。全國出版物銷售額排名前20位的發行企業,2018年共計銷售出版物1179億元,占全國總量的30.4%。行業的規模化、集約化水平進一步提升,應對各種風險挑戰的能力極大增強。

                  四是結構布局深度調整。

                  經過多年努力,全國統一開放、競爭有序的出版物市場初步構建;連鎖經營、物流配送、電子商務等現代流通組織形式充分發育;貫通城鄉的書報刊發行、閱讀活動和知識服務體系逐步完善;國有與民營、批發與零售、線上與線下協調發展的多元化融合化發展格局初步奠定。

                  五是發展方式加快轉變。

                  實體書店轉型意識增強、力度加大,融合步伐加快,“文化+”“+互聯網”“+業態”等形態各異、功能豐富、服務周到的新型實體書店“批”量出現,活力顯著增強。大數據、人工智能等新技術正在得到廣泛應用,發行業與相關産業加速融合,“你中有我、我中有你”行業生態圈初見端倪,全渠道、多領域産業新格局逐步顯現。

                  實體書店之所以能夠扭轉頹勢、重獲生機,成爲近20年來文化發展改革的現象級話題,得益于行業多年來蟄伏蓄勢、奮力拼搏而換來的健康發展,其原因:一是黨和政府的大力扶持,二是中國近14億人口巨大文化市場特別是4億多中等收入人群文化消費轉型升級、結構變遷和選擇變化的強力助推,三是全國十幾萬家實體書店紅色基因、優良傳統、工匠精神、韌性潛力等優質秉賦的頑強迸發。這三者,構成難得的發展機遇,奠定了可持續高質量發展的深厚根基。我們各方應再接再厲、謹慎務實,把這良好的局面維持好、鞏固好,發展下去、壯大起來。特別是在當前正在開展的“初心使命”主題教育中,我們要深化學習、認真反思,承繼好中國書業紅色基因,抓住難得機遇,開拓創新、加快轉型,真正拓展出可持續高質量發展道路。

                  02 實體書店發展的方向目標

                  黨的十八大以來,習近平總書記從黨和國家事業全局出發,站在統攬推進偉大鬥爭、偉大工程、偉大事業、偉大夢想的戰略高度,對宣傳思想工作發表系列重要講話、作出系列重要指示,爲實體書店工作指引了方向、提供了遵循、明確了要求。7年多來,我們全戰線提升政治站位,堅定文化自信、堅持讀者至上,突出發行主業、推動業態升級,使實體書店煥發出更加蓬勃的生命力。這裏,圍繞實體書店的發展方向和目標,我概括了“六個堅持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(一)堅持守正創新的工作基調

                  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宣傳思想工作會議上指出,“宣傳思想戰線進入到守正創新的重要階段”。實體書店作爲宣傳思想工作的重要陣地和知識服務的主戰場,“守正”,就是要守方向、守立場、守根脈、守底線;“創新”,就是要堅持問題導向,推動工作內容創新、體制機制創新、方式方法創新。我國實體書店經過70年的艱辛探索和改革激蕩,從“一主三多一少”“三放一聯”“三建一轉”到轉企改制、連鎖經營、股份制改造,特別是經過黨的十八大以來的多點探索、多元發展、多態融合,積累了寶貴經驗、探索了戰略格局、培育了優質品格,爲全戰線堅持守正創新奠定了堅實基礎。進入新時代、因應新策略,實體書店發展既面臨著挑戰也遇到了機遇,這就要求我們必須增強“四個意識”,堅定“四個自信”,堅決做到“兩個維護”,既堅定文化自信、發展自信,又保持戰略清醒、發展定力,不斷地搶抓機遇、開拓新局,把握住發展優勢和主動權。

                  (二)堅持以人民爲中心的工作導向

                 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,“要以高質量文化供給增強人們的文化獲得感、幸福感”。發展不平衡不充分,是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在發行業、書店業的突出表現。當前,城鄉之間、區域之間、企業之間的發展差異還較爲明顯。在大中城市,各種實體書店異彩紛呈、“顔值爆棚”,文化消費、閱讀形式和知識服務內容豐富,網上書店快捷方便、付單立取;但在不發達地區,特別是廣大農村,實體書店短缺,文化消費質量差、檔次低,網上書店因“最後一公裏”問題而難以做到及時有效。因此,要堅持統籌規劃、協調推進,加快建立以大城市爲中心、中小城市相配套、鄉鎮網點爲延伸,貫通城鄉的實體書店布局體系,實現服務的標准化、均等化、便利化。在書店經營過程中,既要始終堅持以人爲本,注重高品質,提升産品質量和服務水平,優化供給、滿足需求;又要做到接地氣,力戒孤芳自賞、脫離群衆,也要避免走入精英化、小衆化的窄路。同時,要積極參與國家公共文化服務體系構建,結合農家書屋、鄉鎮圖書館、鄉村學校少年宮等基層文化設施建設,增添服務功能、擴大服務範圍,在堅守陣地中宣傳黨的路線方針政策,在潛移默化中贏得讀者,在精心服務中傳承文化。

                  (三)堅持可持續高質量發展的工作方向

                 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,“現階段,我國經濟發展的基本特征就是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”。黨的十八大以來,我國實體書店逐步扭轉不利局面,呈現出初步繁榮、業態融合的良好態勢。但是,這只是問題的一個方面,我們還要清醒地認識到,當前,一部分書店經營粗放、管理落後、盈利困難的問題始終沒有解決;一部分書店跟風趨同、盲目擴張,戰略不明、後繼乏力的問題正在顯露,全行業質量效益不高、驅動力不足的問題仍很突出。雖然表面上看書店建築、場景“美輪美奂”,但總體上我們還處于轉型升級的初級階段。因此,既要著眼高質量,也要立足可持續,力爭在新的發展期爲人民群衆留下一些高水平、低水分的文化建設成果。我們看一些分析機構提供的數據就能發現,近3年來實體書店數量雖然增加很快,但銷售額並沒有實現同步增長,甚至在一些時間段不升反降。這裏面的原因,值得我們認真思考,並采取一些針對性的措施。比如,如何不斷地推動書店發展方式由規模速度型向質量效益型轉變?如何推動書店經營結構由依靠增量擴能向調整存量、做優增量轉變?如何推動書店發展的驅動力由依靠政府扶持和資本投入向科技創新、模式融合的方向轉變?如何推動業態由原有單一的賣場向多功能綜合性思想傳播、知識服務、技能培訓的陣地和平台轉變?這些,需要我們全行業居安思危、深入探索,從而實現實體書店的可持續高質量發展。

                  (四)堅持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工作路徑

                 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,“要把發展經濟的著力點放在實體經濟上,把提高供給體系質量作爲主攻方向”。近年來,實體書店一改産品、功能、服務單一的經營惰性和傳統格局,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方面取得了新進展。但是比較來看,書店業在新理念認知、新技術應用、新業態培育等方面,還處于拿來借鑒、磨合適應、初步探索的階段。很多書店的“結構性”問題還較爲突出。一些新華書店對教材的過分依賴,部分民營書店對教輔的“執著追求”,以及不少書店目前産生的對非書業務的“竭力挖掘”等問題還很突出。實體書店面臨的來自網絡傳播營銷、數字文化娛樂的強力外來擠壓也呈現剛性趨強態勢。面對這些挑戰、沖擊和壓力,不少書店保持定力、好整以暇、從容調整,探索到了一些好舉措,但也有相當多的企業,還沒有找到有效的應對舉措。因此,要強化問題導向、需求引領、效果目標和創新驅動,促進自身供給側結構性改革,不斷地調整産品和業態結構,創新經營機制、組織形式和服務方式,努力打造現代化流通方式,培育現代文化和消費業態,不斷地提高實體書店的創新力、競爭力和傳播力、影響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(五)堅持提升行業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工作基礎

                  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,“要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”。近年來,各級政府主管部門圍繞實體書店振興,搶抓機遇、綜合施策,制定發展規劃、出台扶持政策,爭取財稅優惠、實施項目帶動,推進審批改革、強化市場監管,引導社會參與、推動全民閱讀,治理能力得到明顯提升。但是,我們在頂層設計、制度建設等方面還存在一定的滯後性,在一些基礎性問題上還存在著短板。因此,要向著完善市場經濟體系的目標,著力落實“放管服”要求,加快構建以企業爲主體、政府爲引導,市場機制有效、微觀主體有力、宏觀調控有度的行業治理體系。這當中,要更好地發揮出政府的作用,通過法律、經濟、行政、技術、質量、標准等手段對行業進行引導和激勵;要加強戰略性、前瞻性問題研究,做好基礎性、保障性工作,提升政府治理的有效性。同時,要更好地發揮企業的主動性,推動實體書店加快建立“雙效統一”的體制機制,營造創新創造、健康發展的行業生態環境。《關于支持實體書店發展的指導意見》已出台3年多,其對行業發展的溢出效應還在不斷地顯現。北京、上海、陝西、四川、深圳等地搶抓政策利好機遇,做了大量務實有效的工作,所形成的長效運行機制,值得各地認真借鑒和學習。其實,從政策帶動效應的潛質看,這還遠遠不夠,還有相當的文章可做。近期,我們協調教育部印發了《關于進一步支持高校校園實體書店發展的指導意見》。據統計,全國高等院校約爲2900多所,實現高校全覆蓋目標,對實體書店擴大規模、提升質量,鞏固陣地、優化服務,更好地服務教育事業、引領價值導向,將起到重要的促進作用。此外,小學、中學的圖書閱讀和校園書店建設也是亟待深入拓展的藍海;還有農村3-6歲幼兒的閱讀開發,目前基本還是一片空白。當然,這需要與教育行政部門協調協作,但關鍵是要增強敏銳性,抓住難得機遇,拓展新路徑、實現新增長。

                  (六)堅持建立現代化發行市場體系的工作目標

                 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,“我國正處在轉變發展方式、優化經濟機構、轉換增長動力的攻關期,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是跨越關口的迫切要求和我國發展的戰略目標”。在近年來實體書店轉型升級過程中,開始大家都是摸著石頭過河,逐步有了一些工作設計,但最終,還需要在推進局部工作基礎上,加強頂層設計和總體規劃,構建適應新形勢新要求的高質量發展體系。應該說,書業經營勞心費力、利潤微薄,且政治要求高,各種規矩多。這要求我們,既要堅定文化自信、紮根主業,做到“雙效統一”,又要著眼多元化、融合化、個性化方向,推動業態創新,增強黏性特質,爲傳統書業增添生機與活力。從行政指導角度講,這就要大力建設創新引領、協調發展的發行産業體系,建立統一開放、競爭有序的發行市場體系,促進人才、資本、信息、標准、技術、管理等要素配置更加高效,推動出版與發行、書業與商業、渠道與終端、線上與線下等環節的協同更加密切、更加融合、更加深入。而從企業的角度講,就是要遵循市場經濟規律和出版發行産業秩序,深化體制機制改革、增強微觀主體活力,利用好市場紅利,以改革激發經營活力、以創新增強競爭能力、以融合挖掘發展潛力,努力建設現代化新型文化企業。

                  03  實體書店的發展策略

                  當前,實體書店融合發展成爲大趨勢,其邊界越來越模糊、模式越來越混搭。業內很多同志把書店的形態分爲1.0版、2.0版、3.0版。根據不同時期書店的特質、功能、業態和組織運行、模式探索等特點,我認爲,圍繞閱讀方式、消費模式、市場運營、傳播形式變化過程,實體書店實質經曆了“流通終端——文化平台——傳媒載體”這樣一個角色的演變過程。當然,這是一個遞進和疊加的曆程,其功能隨著角色的變化不斷地演進、豐富。圍繞實體書店自身發展,我也概括了五點,即“一個中心”“兩個維度”“三個環節”“四個基礎”“五個強化”,與大家一同探討。

                  (一)堅持“一個中心”,就是始終把社會效益放在首位

                  書店是文化陣地,肩負著傳播文化、宣傳思想、服務大衆的功能,越是深化改革、融合發展,越是要把社會效益放在首位,實現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相統一、共增長。我們黨之所以能夠在革命、建設、改革不同時期不斷地取得勝利,依靠的是馬克思主義和社會主義先進文化的有力傳播。這其中,新華書店和民營書業發揮了重要作用。前幾天,結合“初心使命”主題教育,我們去新華書店總店學習調研,觀看店史成就展,更加深刻地感受到新華書店精神中流淌和傳承的紅色基因。在革命戰爭年代,我們的戰士放下槍炮就是印刷發行工人。黨的領袖大多都是革命出版家、宣傳家。毛澤東同志在延安時親自指導創辦新華書店,三次題寫店名,出版了多部理論文獻;周恩來同志在法國時,親自編輯出版印刷發行黨的理論刊物;李達同志“一大”後便創辦人民出版社,現在到“二大”會址還能瞻仰舊址;鄧小平同志在法國勤工儉學時,就是著名的“油印博士”。我覺得,我們黨的領袖和革命家對出版印刷發行工作的赤膽忠心和傾心支持,就是我們發行業的初心使命所在。對我們來說,就是要把這種紅色基因、革命傳統傳承下去。近年來,我們在全行業開展唯發行量、唯排行榜問題專項整治,糾正部分出版發行單位片面追求經濟效益、忽視社會效益的做法;加強出版物市場監管,打擊制售侵權盜版等違法行爲,講品位、講格調,明紅線、守底線,已經成爲全行業的思想共識和實際行動。去年,中宣部制定了《新華書店社會效益評價考核試行辦法》,推動發行單位建立完善雙效統一的體制機制,樹立精品意識、服務意識,認真做好主題出版物發行、基層農村網點建設等工作,加快實現産品、服務從“有沒有”向“好不好”轉變。這些舉措,在書業特別是新華書店系統得到了積極的貫徹執行,也成爲全行業的實踐共舉。

                  建立完善把社會效益放在首位、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相統一的體制機制,是一項難度很大的工作任務。近年來,在政府大力扶持下,實體書店積極發展,業態不斷創新,黏性特質明顯增強,但隨著産業鏈的延伸、業態融合、知識服務的豐富,也出現了泛商業化、非書化的趨勢。一些所謂的“最美書店”被包裝成爲網紅打卡地,但其圖書主業卻逐漸地被邊緣化,有的甚至被形容爲“賣書的咖啡店”。我覺得,當今時代,不論形式、業態、品質如何變化,書店還是要堅持把書作爲核心,突出主業、挺拔主業。特別是在多元、融合發展形勢下,要認真處理好主業與多元的關系,以主業帶多元、以多元促主業,探索以書和閱讀爲內核的可持續發展模式,不能因爲市場壓力或迎合流行趨勢而偏離了方向、背離了主業,這樣的書店會失去自我定位、模糊社會認知、淡化核心價值。

                  (二)打通“兩個維度”,就是推動線上線下深度融合發展

                  隨著互聯網技術的快速發展,網絡已經成爲發行業的重要平台和渠道,占據了大衆圖書過半的市場份額。有專家曾分析說,未來所有的企業都會是互聯網企業。這種判斷有一定道理。因爲互聯網的影響已經無處不在、無時不有。我們都在自覺或不自覺地運用互聯網思維、互聯網技術或互聯網傳播方式來改進傳播、推動互聯。對線上線下而言,二者不是取代關系,而是叠代關系;不是此消彼長,而是此長彼長;不是誰弱誰強,而是優勢互補。剛才,中信書店汪總談到書業下半場的發展方向,做了一個判斷:以IP+技術+資本,創新體驗、內化文創,我覺得很有見地。這幾年,我們逐漸觀察到,在推動線上線下融合發展方面,電商走在了前面。美國的亞馬遜,國內的當當、京東,都在積極布局、深耕線下市場;而我們很多實體書店,包括一些規模較大的新華書店和一些知名民營企業,都還沒有進行實質性線上運營和布局,要麽是在觀望等待,要麽還是網上網下“兩張皮”。我想,對于與網上書店進行的博弈和競爭,所有實體書店經營者都應該深有體會。從十年前每年幾十億的銷售到今天597億元的網絡銷售額,網絡購書群體一直在呈現著逐漸擴張的態勢。從目前的趨勢看,隨著00後這一代“網絡原住民”逐漸進入社會生活,線上文化銷售業態將更加豐富。這警示我們行業,從垂直電商到平台電商,從社群電商到微商抖商,再到所謂的新零售,都將成爲網絡發行新業態的“應許之地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形勢比人強,事業催人忙。當前,實體經濟都在積極踴躍地利用新技術,推動線上線下融合發展,布局和搶灘新一輪産業制高點。我們有個判斷,實體書店目前正面臨著一個難得的“窗口期”。其實,線上布局現在也正面臨利好機遇。因爲,傳統電商的競爭日趨激烈,流量遭遇“天花板”,物流成本激增,創新後繼乏力,新的“洗牌”機會正在爲新興互聯網經營創設了一個難得的“窗口期”。而相較于傳統電商,傳統出版發行單位具有産品、渠道、門店以及服務、交流、互動等方面的優勢。這也是很多電商羨慕我們的地方,但對這些優勢,我們認識得還不夠,利用得也不夠充分。因此,要增強憂患意識,積極培育互聯網思維、植入互聯網基因、加快網絡改造,抓緊推動優質資源整合、線上線下融合、生産流程重塑、內核全面升級,力爭在新網絡平台搭建、新經營模式構建中搭車搶座、有所作爲。競爭有先機、融合無前後,只要認准目標、調整機制,什麽時候上線都不晚。可以說,過不了網絡融合發展這一關,實體書店就難以真正做大做強做實,甚至很有可能在新一輪技術革新中再次受到沖擊。

                  (三)貫通“三個環節”,就是用大數據連接上下遊産業鏈

                  對書店而言,最重要的三個環節就是産品、用戶和供應鏈。盡管現在不少出版發行單位已經在資源、內容、産品、市場、用戶以及相關領域的數據積累方面有了很好的基礎。但是,由于全行業信息化、標准化建設的滯後,造成大數據缺失、供應鏈低效,在基礎性環節制約了行業的高質量發展。不少出版單位現在依然是盲目出書、盲目鋪貨,既不掌握渠道信息,也不清楚市場需求,造成的結果是大量無效退貨,資源嚴重浪費;不少發行單位,特別是中小書店,目前還停留在看樣訂貨、憑經驗進貨的傳統模式,用戶是誰、需求有無變化、采購哪些産品,都不十分清楚,經營處在“看天吃飯”的狀態。這種有“數字”無“數據”、有“需求”無“對策”的盲目局面,致使很多的出版發行單位難以從供給側推動産品結構優化和創新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信息化、標准化建設方面,不少發行企業內部做得很好,信息流通、管理平台很順暢,質量也很好,但是,由于市場分割、利益藩籬等原因,企業各自研發、自成體系,楚河漢界、相互抵觸,難以形成統一的標准,制約了信息流、商流、物流和資源要素在行業間的有效傳遞與合理配置,一定程度上造成了信息孤島,難以實現對大市場的精准分析。這些問題說了很多年,大家也都有充分的認識,但改起來真是難,原因就在于“誰也別想割我的蛋糕、動我的奶酪”。希望我們的骨幹發行企業能夠提高站位、立足優勢,積極參與正在試點應用的國家標准體系和信息公共平台建設,打通信息標准、實現數據共享,並以此爲基礎建立覆蓋廣泛、集約高效的供應鏈協同平台,爲全行業發展服務。這次機構改革,發行行業標准化工作指導調整到印刷發行局,我們正在按照部裏統一部署,推動系列新行業標准的立項、研制和應用。希望更多實體書店貫徹落實好部裏關于行業標准化、信息化建設的部署要求,重視供應鏈和大數據,積極參與、主動應用,不斷提高産品的精准性和經營有效性。

                  (四)打好“四個基礎”,鞏固實體書店事業發展根脈

                  一是完善企業經營機制。新華書店轉企改制已曆經20多年,但仍有部分新華書店改革不徹底不到位,法人治理結構不完善,激勵機制不健全;民營書店中,還存在不少的家庭式、作坊式生産經營方式。要加快建立既體現“文化例外”又符合現代企業制度的經營管理模式,充分激發市場主體活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二是明確企業經營戰略。經營戰略決定企業發展成敗,不管是新華書店還是民營書業,要做大做強做實,必須得有一套科學、合理的經營戰略和發展願景目標,並堅持不懈地一步一個腳印向前推進。只看眼前、不謀長遠,企業是難以適應發展要求的。剛才,曉風書屋朱總在介紹業態擴大的經驗時,說到“加法容易減法難”。這是經驗之談,是教訓換來的理念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三是加強企業技術儲備。發行業已經走過了作爲勞動密集型單一流通業的階段,大力提升技術能力和信息化、專業化水平是當務之急。要注重完善企業內部信息系統,加強智能物流體系建設,加快適應需要的互聯網技術研發和應用,以新技術厚植新動力、轉換新動能。在這方面,實體書店應該說處于後發狀態,思想認識、戰略規劃和資金投入都不夠。這有可能成爲下一輪産業調整、升級發展的一道“門檻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四是培養企業人才隊伍。在知識經濟時代,人才是第一資源,但也是傳統發行企業和實體書店的薄弱環節。雖然書店設計師、選書師、造型師已成爲行業急需人才,但書業管理人才整體素養還不是很高,人才流失也較爲嚴重。因此,要在薪酬待遇、工作環境等方面創造更好條件,加大高水平管理人才和專業人才的引進、培養力度,努力打造一支知識型、技能型、創新型員工隊伍。要發揚好“工匠精神”,做到忠職敬業、極致求精、專注持恒,爲書店事業發展建好隊伍、創造條件、奠定基礎。

                  (五)力爭“五個強化”,提升實體書店內核競爭力

                  一是立足本土化。目前,不管是跨區域的連鎖書店,還是根植于當地的書店,都很注重“入鄉隨俗”。所謂“連鎖不複制”,即根據不同城市、不同區域的實際情況,打造不同的書店形態、文化樣式,以不同的營銷策略贏得競爭優勢。本地曆史人文特色、本土文化資源,往往容易讓當地讀者産生心理上的親近感。上個月我去四川甘孜調研,看到那裏的新華書店雖然體量不大,但能夠充分挖掘當地的民族文化、紅色文化、旅遊文化資源,帶動了當地圖書銷售和文創産品研發;書博會期間,我到西安幾家書店調研,看到他們請了西安的名人、作家在書店搞活動,設立作家書櫃、名人工作坊等等,使長安曆史文化與當代文化精神特征相結合,增強了讀者對書店的吸引力、認同感。這是書店的優勢,潛力無限、不可窮盡,關鍵是要想辦法認真去挖掘。

                  二是側重差異化。現在我們去一些商場的書店,總感覺大同小異。剛開業時人氣爆棚,時間長了就會審美疲勞。所以,還是要揚長避短,不要紮堆趨同。建議多關注校園、社區、鄉村,多考慮主題類、專業類書店建設,多研究差異化、特色化發展路子。要樹立前瞻意識,努力做到“人棄我取、人取我予”、“人無我有、人有我優”,不求面面俱到,只求拳拳有效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三是強調場景化。現在的書店都很重視場景設置、注重現場體驗。但這還不夠,要以場景力量深度展現人文情懷和溫情體驗,構建以讀者爲核心、以文化傳播爲目的、場景和功能緊密結合的立體式多維度文化空間,把書店建成人們閱讀學習和交流思想的平台、社區居民文化休閑的場所、學生課外教育實踐的基地、機關企事業單位黨建活動的載體,等等,也就是剛才湖北新華時軍同志談到的“場景革命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四是促進融合化。書店是文化産業中最優質的體驗、融合和跨界平台,這是實體書店相對于網上書店最大的優勢所在。“書店+”,現在成爲一種常態,但其關鍵是要從“相加”向“相融”邁進,實現産品的立體開發、業態的相互聯動、消費的深度融合,延伸産業鏈、提高附加值,創造新的消費形態。比如,現在很多書店都非常漂亮,是否可以考慮提供婚紗攝影服務,再與數碼印刷設備商、文創設計商聯合,專屬服務、“圖書融合”,立等可取、無限延伸。再比如,是否可以考慮在書店專門開辟一塊“無手機閱讀”空間,對達到一定時間、滿足規定條件的讀者給予獎勵,從而吸引人們前來體驗,正如中信書店汪總講的慢閃閱讀、推動深度閱讀,等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五是實現精准化。在新零售業態下,通過大數據應用,商家已經可以實現精准選址、精准選品,精准引流、精准推送,精准識別、精准營銷。據測試,一些書店利用大數據、雲計算等手段,針對讀者需求改進選品結構、策劃營銷活動,平均能提高15%左右的銷售率;再將相關需求、數據反饋至出版印刷單位、文創單位,效率可以倍增。要學會由經營“産品”向經營“用戶”轉變,實現讀者的用戶化、會員化、社群化、細分化,充分挖掘讀者身上蘊藏的消費價值,形成長期穩定的用戶市場。

                  热门关键词: jj娱乐官网注册| jj娱乐官网登陆| jj娱乐平台| jj娱乐游戏| jj娱乐网址| jj娱乐下载| jj娱乐电子游戏| jj娱乐官网| jj娱乐城| jj娱乐真人娱乐| jj娱乐app| jj娱乐场| jj娱乐线上娱乐| jj娱乐注册| jj娱乐老虎机| jj娱乐网站| jj娱乐在线娱乐| jj娱乐| jj娱乐怎么样| jj娱乐官网下载| jj娱乐邀请码|